木氰

⊙∀⊙!

柚天 一次直播

私设众多,自嗨产物
假设天天有个搞事的妹妹

众所周知天天会直播,但不影响比赛和训练。

众所周知最近是黑洞期,并且金天天似乎很忙。

众所周知天天和柚子现在是师兄弟还是舍友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种。

以及众所不周知,他们的关系比师兄弟还要好上好几倍。

“emmmm……大家好?”天天挠挠一头顺毛

“感觉好久没直播了呢!大家想我不?”
————加拿大训练怎么样?天总习惯不?
“训训练很好啊,大家都很照顾我,我也挺习惯这儿的啦。”金博洋低头看了看手表,8点半。
————天天、天天早饭吃了吗?
“这个话题好家常啊,”金博洋悄悄瞟了眼门外,“吃过了,吃得还挺多的,最近被照顾太好了,感觉自己胖了。”
————天总吃的啥?泡面吗?
“我也想吃啊!yuzu和丫头太严苛了……哎……”说出来都是辛酸泪!金博洋摸摸手表,看了会儿手机屏幕,捡了几个问题回答。
————天天下赛季会想滑什么样的节目嘞?好奇
“这个算是机密吧,我可能不能说呢!”金博洋低头整了整头发。
“哥,直播就专心点啊,说好的宠粉呢!”从远方传来一声大喊。
————难怪天天觉得自己要胖了……
妹妹在家饭根本不用愁吧!
————话说柚子人呢?
————今天天天直播竟然没看到柚子耶?
“只知道啦,我这不是……”这时房间的门开了,金博洋所等的人回来了。
————所以说天总人呢?!?!
————有了室友忘了娘啊……
————儿大不中留。。。

大约十分钟之后……
————所以说我们是被抛弃了?

又过去了两分钟……
“大家好哇!”直播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————柚子的私服品味??
————……好看……
————好少年啊,明明平时辣么仙!
————这个男人这好看!

在经过花式吹牛的三分钟后……

————yuzu天天呢?(英文)
羽生在看到特意用英文打出来的弹幕,随机做出了回答:“秘密哟!”对着屏幕做了个wink
————妈耶,我觉得我快死了,这个男人,他!他!
————所以今天是什么情况?穿那么正式?
————天总生日?柚子生日?都不是吧?
————教练的生日?
————为什么都往生日上猜啊!有点创意行不行!
————不是我们没创意,是不清楚啊!除了生日我们还知道些啥?
————好像是哦……
————别瞎猜了!我听见开门声儿了,天天出来了!
羽生在天天把门推开的时候眼睛都亮了,他的小孩儿怎么能那么好看!于是,他把手机随手扔在了茶几上。

再一次的直播时主播消失……

金博洋被羽生的拥抱吓到了,脸红了大半。

————所以我们又被抛弃了?
————习惯就好,习惯就好……
————莫名心酸。
————曾几何时,天总还是个宠粉宠上天的小奶孩儿……
————儿大不中留哇……

“话说挺合适的嘛,衣服。”事情的共犯从楼梯上慢悠悠走下来。
打量了一番两人的衣服,发出由衷的感叹:“我都要被自己做的衣服感动了!”
羽生的手十分自然的搭在了天天的腰上,现在看来这衣服设计得着实合适极了。
“emmm,哥你直播关了没?”
“没。”
————泪流满面终于想起我们了吗!
————这是我见过最随性的主播没有之一!

“直播今天就先结束了吧,大家下次见,拜拜”
————88
————掰掰
……
————所以今天穿那么正式是要去做什么啊!!!!!!!!!!!

金博洋的天天:
丫头,毕业快乐!
还有,师兄永远十八!!!
『三人微笑的合照』

END
某天羽生忽然打电话问我星期五是不是毕业典礼,我以为他终于想到讨好未来的小姑子了(比如把我哥收走的巧克力作为毕业礼物还给我什么的),结果对面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下,我心里正偷着乐呢!紧接着对面问能不能帮他和天天设计套衣服,他俩作为监护人参加我的毕业典礼!!我心里是抗拒的,但想到我还没给我哥设计过私服呢,而且自己的衣服有那么好看的模特帮忙试穿,何乐而不为呢!
对方听我同意就报了我哥的尺码和他自己的,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他记得那么清楚我哥穿衣服的尺码!
于是这两套衣服我就当未来小姑子送给未来嫂子?的礼物了,还有他两穿衣真特么好看!!!!!

真的是自嗨产物!!

柚天 轮那些年我错过的恋爱细节

大概就是以天天的妹妹的视角来看吧
妹妹非亲生非人类
以及天天中心
时间混乱

我认识我哥时他才五岁,是个天真烂漫的年纪!我原本被他叫姐姐,后来就成了妹妹,但做妹妹的感觉超好。

他作为哥哥从不会因为要处处让着我而有怨言,相反,他很有责任心,主动地去保护小辈,中国好哥哥当之无愧。

后来他喜欢上了花样滑冰,这大约是他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。他是个天才,我常常在想,当我看到他在冰上的自由时,我更加确认。我哥向来努力,尤其是在拥有目标后。起初我也怀疑过他是否能坚持下去,毕竟是他下定决心的不过时一瞬的怦然心动,不过事实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。

那时候的他肯定没想过把这个当作未来,甚至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,我可以保证。是什么改变了呢?
我猜是那那一句亲切的问候和合影。那是我第一次见他的偶像,那个传说中的少年--羽生结弦。我对人印象向来浅淡,对他印象深刻主要归功于我哥。我哥常常在我耳边提起这个名字,我对羽生结弦这个得到我哥极高评价的人十分好奇。
他俩第一次见面的那一天,我狠狠地审查一番,的确,羽生结弦很……emmm完美,良好的家教,优秀的花滑技术,身上的气质,那张令人惊艳的脸……他的优点太多,让我哥来数他能数上个三天三夜。那天晚上我哥盯着平板中正站在奖台最高处的少年说:“将来,我也会站在和他同样的高度,与他看同一片风景。”带着少年时代的锋芒毕露和中二,只是我看到了他露出的虎牙和决心。

站在十几年后的时间线上,我绞尽脑汁思考我哥当初为何会受到如此打的触动,我不大明白,只好开门见山地问。
他说,那段时间他很迷茫,不知道该如何选择,是继续参加更多的比赛还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。对于他个人而言选择自己所热爱的事业也无可厚非,而于家庭而言显然后者更加合适。我哥他问过爸妈的意见,二父母意外的十分开明,让他做任何选择都是种罪恶。

我们家家境很不错,但我哥一点儿也没有纨绔子弟的任性狂妄,相反,他格外细心考虑的很多。与他白白甜甜的外表完全不同,他了解很多压力,也从来自己一个人扛,心酸到我特想打他一顿,让他好好哭出来,释放自己的压力。

我漫长的生命也因此做出改变,我哥一边学习一遍训练,我凭借自己不知道有多长的生命来辅导他的功课,跟父母提出十分无理取闹的要求,我要跳级,我要出国留学。
我梦想不过是实现他的理想。
我和我哥的距离被拉得很远,但只是空间上的。我努力学习设计、音乐、语言……我想为他做些什么。
我常翻看关于花样滑冰的相关报道,看到关于自家白菜的生长情况。也常常看到我哥和羽生十分要好的关系。
在新闻中发现我哥偶像夸赞我哥时,我会不顾话费和时区打电话给他采访他的感想。我能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必定红透了脸。

一八年大约是我最不想提及的年份。平常冬奥会后我哥打电话给妈妈,他轻松的笑音让母亲红了眼眶,丢下句傻孩子就把电话给了难得在家的我。电话那头是失真的却依旧奶声奶气,在着一点黏糊,我觉得心酸得很。电话结尾,他那句我大概做不到,让我瞬间爆炸,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平昌。
事实是我也这么做了,并以演奏者的身份参加了他的晚宴。那是他好了不少,那天大约只是决堤了吧。我看到那个和自己偶像有说有笑的小迷弟,雨当初的中二小孩儿重合,他从未改变。

米兰时,一切看起来风平浪静,但最终他还是没有瞒过教练和他自己的粉丝,伤病将他折磨得苦不堪言,舆论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这里是第二个人身转折点。他的心态如何调整,我不清楚,但我看得出来有些东西改变了。我开始为他编曲,设计考斯滕。我哥这一阶段的编舞全权交到自己的手中,他下定了狠心,一定要赢,他是那年大奖赛的银牌得主。金牌是他的那位少年。

2020年,最值得纪念的一年。那一年,我哥终于站到了那个高度,看到了那里的风景。我猜他也没见到啥风景,净盯着银牌得主看加微笑了。
这注定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,神话般的少年变为青年宣布退役。我哥哭得稀里哗啦得,但是是在酒店房间里。还送给他心中永远的少年一个拥抱,这个被记者们称为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的告别。

这的确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,六月份中旬,两个时代的人开创者牵着手出现在我的面前……
他们决定结婚,连家长都见过了。
我长时间处于懵逼状态……
emmmm……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!!!

大概会很长,废话很多……
自娱自乐的产物。